广告合作telegram:@yese9988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春娇志明车震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2 17:37:15

  他的语气是那么的诚恳、热切,春娇不知不觉中,就将自己代入了美满家庭中那位幸福的小妻子,无端端的脸又红了起来。

  志明在说到激动处,情不自禁的握着春娇的手,一时间春娇仿佛触电了一样,身子随地震了一下,连手心都流汗了,脸不由得又红热了起来,眼睛看了志明一眼,又闪避开来。

  青春期后从未牵过女孩子手的志明,握到了春娇那纤细幼嫩的手,心中也是怦怦然,看到春娇并未缩回手去,就更是舍不得放开。

  不晓得是什么原因,春娇突然觉得志明他那肩膀很宽大,很值得依靠,于是紧张的身子突然便松弛下来了,春娇的头,轻倚在志明的肩上,而那头过肩的秀发,便撒散在他的肩上与背后。

  “啊!春娇!你好美啊!”不会甜言蜜语的志明,轻声在春娇的耳朵旁说出发自内心的赞美。春娇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羞涩的垂下头。

  志明也不再说话,贴近春娇的粉脸,吻上了她的粉颊了,春娇心中一阵小鹿乱跳,又是羞涩、又是甜蜜,更不知该如何是好,志明见春娇并未推拒,于是进一步将他的唇压在她娇嫩的樱唇上,吻封了一阵,直等到她喘不过气才又分开来。

  春娇抬头看了志明一眼,又红着脸侧过头去,什么话也没说。志明是一个老实人,在吻过春娇后,立刻向春娇告白,自己对她的的倾慕,并矢志要终身保护她、照顾她。

  这番话让春娇满脸痴迷,没有再说任何话,身子轻轻的偎在志明宽阔的胸前,志明则开始在她柔肩、粉背及纤腰上,轻怜蜜爱的抚摸起来,而春娇则像是一只慵懒的猫咪般,依在他的身上接受他的爱抚。

  春娇肉弹似的娇躯依在怀中,志明此时觉得情欲勃发,然而他也不想强迫她做不愿意做的事,于是在两人初体验两情缱绻,在对她的亲吻及抚摸之中,不断的测试她的容忍度,测试着她的底线……

  不过就在持续测试底线及容忍度的过程中,却造成了两个严重的影响,一个是测试出一位廿年后婷婷玉立、活泼可爱又美丽的小纯,成了奉子成婚的志明一生甜蜜的负担。

  而另一个当事人志明与春娇一直不知道的影响,是造成一位双十年华青春少艾,无辜的失足葬身于此。

  志明在春娇身前身后抚弄着,她则静静的享受这种温馨的感觉,除了娇喘之外,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倚在他的臂弯里,柔顺的像只小绵羊似的。

  到了最后,两个人的脸上满是迷醉的表情,脸上显得红烫烫的,心头小鹿也跟着快速地跳动了起来,那个隐隐约约的莫名其妙的欲望,也都涨到了喉头。

  春娇今天穿着是标准的公司秘书打扮,是上身是白色翻荷叶领衬衫,一条极富媚力的窄裙,紧紧裹住丰满的俏臀,一双过膝的白色花纹丝袜,以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春娇感到闷热,偷偷解开了上身的第三个扣子。

  春娇气息短促的躺在志明的怀里,满脸通红,一双迷蒙的美目,痴视着志明,那眼神含着渴望,幻想,焦急,胸部一高 一低的起伏不定,那一双雪白结实而高耸的玉乳,在衣衫的遮掩下半隐出现,细腻的皮肤,洁白而透红,整个樱唇,红都都令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在月光下,春娇出落的像一朵水仙花,美丽极了,尤其凹凸分明,玲珑诱人的曲线,直惹志明的欲火高涨,“怦!怦!怦!”心跳加速,一面抚弄,一面喃喃念着春娇的名字:“春娇!春娇!嗯!哦!哇……哦……春娇……我。我……受不……了……了……”在志明的呼唤中,她主动的迎上了樱唇,两个人便深深的拥吻成一团,舌尖和舌尖在彼此的唇上,缠战数百回合,不分上下,直战得天昏地暗,志明的脑袋又是一片轰轰然,雄性动物期待交配的本能如努潮般涌了上来。

  而春娇呢?她呼吸短而急促,那双明媚的大眼睛,迷迷蒙蒙的一片,充满了高张的欲望,她硬挺的酥胸不断揉搓着志明的宽阔的胸膛,毫无经验的她,两只玉手先是僵硬的不知要放在那儿才好,后来使紧紧的环着志明的颈项,两条雪白修长的玉腿,连连踢顶,显然她已春心大动了。

  他一边深吻着她的香唇,一边开始解开她上衣的扣子,一个……一个的解开,解到第最下面的钮扣,正好在她的腰际,于是趁机松开了她的窄裙。

  志明感到胸口郁闷的快要窒息死了,他感到口干舌燥,他需要水,他需要水……

  他忍不住转从裙底,往上寻找水源……

  皇天不负苦心人,果然找到了沙漠中的甘泉,春娇的底裤早已被淫蜜湿透了,那汨汩的爱液随着他的搔弄,还不时往外流出,只可惜隔着三角裤,摸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情不自禁把手伸进她的蕾丝底裤之内,只摸得一片细细柔柔,长了一大片的柔细阴毛,下方藏着微微鼓起,触手炙烫的一条肉缝,顶端还有一粒挺起的肉粒。

  “嗯……志明……我……好……好热……嗯……受不……了……嗯……哦……”当志明摸到了春娇胯下要害,春娇不禁发出腻人的淫哼,并极力扭动着俏臀,身子不由自主的颤动着,当志明的淘气的手指,开始在肉缝间探秘时,她更觉得血液亢奋、贲张,呼吸短促的淫呼:“哦……志……明……我……嗯……里面……好……痒,嗯……救救……我……嗯……哦……我……”当美女说里面好痒,要你救她时还怎么救?就算志明再老实也知道春娇要什么了,志明也兴奋到了极点了,他将春娇的上衣脱去,丢在方向盘上,眼前出了雪白光洁的项颈,平滑的腹部,被胸罩顶着的一双玉峰就都展现在眼前,半裸的她,就像是美丽的希腊女神雕像一样令人心动。

  但是眼前的春娇比雕像要更美妙,因为她会不时的娇嗔,会不时的扭动着软玉温香的娇躯,会不停的喊着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但是身子却不断的迎上来……

  ……

  志明抚摸着那光洁雪白的肌肤,吻遍了那一片细白的肌肤,直到春娇轻哼着:“哦……志明……我好……痒……我……要你将我……抱……紧一点……哦……嗯……”春娇说完后,羞得将头埋在志明怀里,志明性急了,扯开她胸罩上的带子,轻轻一提,那对又挺又富弹性的雪白玉峰,便挺现在他的眼前,上面顶着鲜红欲滴,草莓般的乳颈,惹得志明一口咬住不放……

  “噫……有点痛……请……轻一点嘛……哦……”春娇小声抱怨之后,又柔声的请求。

  于是志明一口用力的吸吮起来,另一只乳房,则在他的揉捻下,逐渐更高涨硬挺,那颗奶头,便涨的红肿。

  “呼……呼……啊……志明……我受不了……志明……啊!”春娇的淫呼是一声比一声急,一声比一声听得令人心花怒放、血液贲张。

  那一对乳,经志明的揉弄之后,早已坚挺的像两座小山峰一样。

  “志明……里面,我的……里面……好……痒,嗯……好痒……哦……嗯……快帮帮我!”身为女人的春娇,除了娇呼外,实在不晓得还有什么可以做的。

  于是志明在不算宽的驾驶座,努力的解开上衣,脱下裤子,让他那条早已涨得又高又挺的阴茎弹跳出来,对着初见面的春娇,连连点头道好。

  春娇满脸情欲的看着他脱下身上的衣服,首次见识到那一条如烧红铁棒似的阳具,和一大片密生的阴毛,直长到屁股底下和小腹上,很明显的是旺盛的雄性荷尔蒙,所培育出这一大片草的青青草地。

  春娇见他准备好了,性欲高涨的她也顾不得女子的矜持,便座位上高举大腿,准备自行脱去底裤。

  志明笑着靠过来,温柔的说道:“我帮你……脱吧……”志明伸手探到后面,先将那条窄裙便脱了下来。如今春娇的身上只剩下一条小巧玲珑的白色底裤和一双裹到大腿的白色花状丝袜,在月光下,只见到低裤正中央已是湿透了一片,四周边缘,探出了无数的阴毛,柔柔细细的,而那双柔嫩的玉腿,美得令他直吞口水。

  “哦……春娇……好美,哦……我的好春娇!”志明实在找不出适当的形容词来赞美她,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也不管那双丝袜,他急忙将那条小巧的底裤扯下,无限爱怜的把三角底裤丝袜凑近鼻头:“啊……啊……好香……啊……春娇……嗯,好可爱……哦!”受到浸在底裤中天然维它命屄的熏染,志明更是欲火高升、气喘如牛。

  春娇一下子赤裸着身子,三点尽露,心中有点害怕,便蜷成了一团,两手抱在前胸,一副受委屈需要人爱怜的模样。

  志明血气贲张,管不了这许多,便如饿虎扑羊把春娇一把抱了过去,压到在车座上。

  “志明……哦……我……有点……害怕……了……嗯……不要……不要……不……”春娇突然才想起来,两人还没有深入的交往,怎么就要做这件令人害羞的事,开始有些退缩,只是她却忘了,男女交往,没有比现在要做的事更为“深入”的了。

  志明对她的畏缩充耳不闻,他将春娇的两腿分开,那一片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神秘的像深山中幽谷,从无人迹十分清幽,在又黑又浓又细又长的阴毛,隐藏着娇嫩的阴户,整个阴唇因处女春情而红嘟嘟的。

  那阴唇忽张忽闭,煞是好看,中间汨汨的流着淫蜜……在月光下亮晶晶的,一闪一闪,如珍宝一般。只看得志明眼睛喷火、血液贲张、心跳急促……

  于是他不由分说,拨开了她紧绷的阴唇,露出了那一道深不可测的肉缝,这神秘奇妙的桃花源洞,然后,把那根涨得发烫的阴茎顶住阴户口,在两人共同的注视下,一点一点的慢慢挤进了龟头。

  当龟头抵住处女膜,只要过了这关,便可达到玉门深处,花心垂手可得,只见春娇扭曲着脸蛋,扭动着柳腰,一脸即痛苦又爱又痒的模样,口中娇哼连连:“啊!志明……哦……痛……痛呀……不要……不……要……痛死我了……快……抽出来……”春娇在志明的身子底下挣扎娇嗔着,好不令人心动,令人想不顾一切的拥抱她、抽插她。而春娇胸部一挺,挺着那一对又大又丰满的乳峰,使得志明的血液立刻翻腾。

  然而看到她这般疼痛模样,眼睛紧闭涌出了泪水,唇色也发白,志明有些于心不忍,便按兵不动,不再往前推进,只在她的,玉户洞口磨上磨下,以增加其情欲,减轻其痛苦,同时用手按在她的乳头上揉捻搓弄不已。

  过了不久之后,志明轻声问道:“春娇……你现在觉得怎么样?痛得厉害吗?”“现在不像刚才那样痛了,但还有一点胀痛。可是奇怪,里面却好痒,怎么办?”春娇无力地道。

  志明见时机成熟,便猛吸一口气,阴茎怒胀,腰一挺、臀一沉,直朝湿润的阴洞,猛然插入。“噗”的一声,冲破了处女膜,粗硬的阴茎已全根尽入,塞满了整个阴户。

  只见春娇扭曲着脸蛋,扭动着柳腰,一脸即痛苦又爱又痒的模样,口中娇哼连连:“啊!志明……哦……痛……痛呀……不要……不……要……痛死我了……快……抽出来……”已然登堂入室的志明,受到旺盛的天然维他命屄催化雄性本能,如同疯狂一般,完全没有注意到春娇的喊疼,顺应着本能,便连抽带插的弄了起来,直弄的春娇美目紧闭,流出了泪来,双手不停的推他、抵住他,推拒他不断的侵入,口中声声的呼痛不已。

  经过了一番阴阳调和,志明的阴茎浅尝了美味之后,他才神智稍微清明,见到流着眼泪的春娇,显然痛楚未消的模样,便暂停下来,怜惜的说:“春娇,对不起,让你受苦了,刚才我太鲁莽了,我会慢慢来,不会弄痛你的,真的,我慢慢来,你看就是像这样子,好不好,不会痛吧?”志明一面说,一面将阴茎插出,让染着处子元红的龟头,在她的蜜穴口及阴核上下,轻轻的磨弄抽送着,直逗的她的小穴,又是一股股的淫水流出,沾到了底下的一片阴毛,使两人的阴毛纠缠在一起分不开来。

  经过轻抽慢送了几十下,春娇的淫心又大动,一双玉腿乱伸乱踢,媚眼如丝,完全一副陶醉快乐乡的模样,同时发出梦呓般的细语:“志明!里面不痛了,却痒得很……你可以轻轻抽送……不然我会受不了的……”志明一听,马上就把龟头缓缓抽出,又再缓缓的插入,如此,十来分钟之后,又见春娇的肉缝内淫水如泉涌,同时,娇喘连连,显得她淫狂快活,同时香臀不时向上顶抬,迎着他的抽送。

  志明一听,马上就把龟头缓缓抽出,又再缓缓的插入,如此浅抽浅送的十来分钟,又见春娇的肉缝内淫水如泉涌,同时,娇喘连连,显得她淫狂快活,同时香臀不时扭动,迎着他的抽送。

  “啊!我……志明……我……好……好痒……救救……我……好痒啊……下面……好……哦……啊……”听到春娇的呼救,于是志明臀部往下用力挺进一击到底,让龟头顶到了花心,只听得两人同时叫了一声:“啊!”两人都同时赞叹着那前所未有的快感,欢乐随着血液在全身奔窜着。于是他这时便分开了她的大腿,起劲的抽送,春娇的淫水更像洪水般的流个不停。

  “志明……里面……好……痒……”说罢,春娇将娇嫩的屁股往上一抬。

  他一见苦尽甘来,春情如潮,媚态娇艳,恰似企盼甘霖的花朵,便更加欲火上升,紧抱柳腰,抬高着屁股,如马加鞭,如火加炭的深深硬捣,真是猛得不象话,狠得不得了,重如千斤锤,深入如钻井!

  就这样疯狂的抽出插入,插得春娇媚眼如丝,浪叫道:“真……舒服……啊……太美……了……志明……太爽、太妙了……哦……嗯……太好了……太美了……”只见她一面浪叫,一面双手紧抱着他,双腿翘上勾住他的腰,香臀极力迎凑着。

  “志明……真好,美……太美了……我好……爽……爽啊……哦……嗯……嗯……你……太厉害了……对……再用……再……用力点……哦……哦……快……”在春娇连声浪叫的督促下,志明一路的埋头苦干,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他实在无法想象,方才两人花前月下促膝谈天时,春娇是那么的文静而寡言,没想到才用阴茎破了她下面那个口,上面的口儿也像开了封似的喋喋不休的淫声浪语不停。

  有人说女子最美的时候,就是缠绵交欢即将高潮的时候,当春情洋溢,满脸通红,吐气如丝,美目微张,必须要亲临之下,才能感觉得出来。而此时的春娇正处于这种状态,那种人令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疯狂,令人只想不顾一切猛插猛干,管他是否天要塌下来了。

  春娇娇喘连连,同时双手紧抱着志明,蜜穴一阵收一阵张。

  “啊!志明……我……乐……乐死……了!唔……我要……要丢了……”说着说着,她的阴唇一阵急速的收缩,一股火热热的处女阴精,自花心喷发,浇在他红肿的龟头上,令他也不由自主颤抖了一下,于是他又继续紧抱着她的柳腰,弄得春娇又再度娇喘连连。

  再狠插了几十下,直弄着淫水四窜,志明的的阴囊一紧猛收了一下,龟头一阵酸麻,发出了一声闷哼,一股火热的阳精直射而出,正中花心,直浇得她身心俱颤,口中直呼美,心想日后要紧紧的抓住他的身心,永远也不愿放过他。

  瘫在车前座中,亲蜜互拥的偎在一起,一面喘息,一面静静享受高潮后的余韵,沉醉于两人世界的志明与春娇,浑然不觉方才那番激清好戏,落入了第三者的眼中,打动着一位双十年华玉女的春心。

  【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